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专访黎方银院长:大足石刻要担起川渝石窟保护研究的领头角色

2022-11-05 21:17:05 1269

摘要:封面新闻记者 何晞宇11月18日,“成渝文旅新地标”等五大榜单发布,重庆大足石刻获得巴蜀文化旅游走廊新地标称号。大足石刻是中国南方石窟艺术的巅峰之作,1999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。其开凿年代从晚唐起一直绵延到明清时期,拥有儒释道造像10万余...

封面新闻记者 何晞宇

11月18日,“成渝文旅新地标”等五大榜单发布,重庆大足石刻获得巴蜀文化旅游走廊新地标称号。大足石刻是中国南方石窟艺术的巅峰之作,1999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。其开凿年代从晚唐起一直绵延到明清时期,拥有儒释道造像10万余尊,因此业界有“北敦煌、南大足”的说法。

大足石刻研究院院长黎方银对封面新闻表示,大足石刻所处的位置,正好在成都和重庆中轴线的中心,“所以大足石刻可以说是巴渝文化旅游走廊建设的桥头堡,我们要做的其实就是要发挥好桥头堡的作用,这是我们给自己的一个定位。”

大足石刻研究院院长黎方银

大足石刻作为世界文化遗产,一直以来都吸引着全世界考古研究者和历史爱好者的目光。黎方银表示,研究院希望借成渝双城建设的契机,用国际化的眼光来打造大足石刻,使大足石刻在成渝双城发展当中,起到文化引领的作用。

藏于翠岭千年的大足石刻

大足石刻初凿于晚唐,成熟于宋末兵乱时期,明清时期也有增刻。但由于大足非古邑名城,元朝以后又失去州县活动重心的地位,所以一直没有引起史学家的注意,历代典籍中对大足石刻记录也很少。

抗战时期,重庆成为陪都,学贤聚于巴蜀,不仅掀开了近代巴蜀考古的第一幕,也首次掀开了大足石刻的神秘面纱。

大足石刻

上世纪40年代,以梁思成为首的营造学社首先对大足石刻进行了初步调查;1945年,杨家骆、马衡、何遂、顾颉刚等15人组成的“大足石刻考察团”,首次系统考察了北山、宝顶山、南山等造像区,并进行了初步编号测量工作,称大足石刻与北方云冈、龙门石窟“鼎足而三”,一时间使得大足石刻名扬天下。但编辑一套系统的大足石刻考古报告却要等到40年以后了,更不要说文物保护工作。

黎方银1962年8月出生于重庆市荣昌县,曾先后就读于四川省旅游学校、复旦大学、重庆师范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专业,长期致力于佛教美术研究。1982年,19岁的黎方银从学校毕业后,被分配到大足县文管所工作,从此与大足石刻结下不解之缘。

据黎方银回忆,他初到大足石刻时,那里“堆堆荒土、片片杂草,一片荒凉”。但掩映在山林中斑驳的石刻造像,其精美绝伦的造型还是震撼到黎方银,也令他不顾一切的投入到石刻研究中。

1985年至1988年,黎方银完成大足北山石刻154个龛窟的调查。“调查期间,看着那些被风雨侵蚀得面目全非的石刻瑰宝,我梦想着有朝一日将它们完整地记录下来。”

这一时期大足石刻也借由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机会,开始进行有计划的保护,“但资金远远不够”。而且,大足石刻不仅缺钱还缺人缺技术,“比如那时开展保护工作,国家给的主要是工程经费,无力投入更多的人力来开展勘察和研究。”

修复专家在对大足石刻宝顶山小佛湾的造像进行清洁

担起川渝石窟保护领头重任

1999年,大足石刻成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,从此大足石刻的保护和研究走向新的篇章。2003年,大足石刻艺术博物馆(大足石刻研究院前身)组成了以黎方银为组长的课题组,耗费7年时间,以考古报告的形式编写和出版《大足石刻》。这是我国针对一个大型石窟群编写的第一部全面的考古报告集。

申遗成功后,大足石刻的文保工作也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。2017年,经历数年的调研、修改,《重庆市大足石刻保护条例》出台,为大足石刻的保护提供了法治保障。如今大足石刻已经成为西南地区石窟造像研究和保护领头人。但整个川渝地区石窟造像的研究保护才刚刚开始。

黎方银告诉封面新闻,川渝地区是石窟造像的富集地区。在重庆直辖以前,全川有近50个县市有比较集中的石窟摩崖造像,窟在10个以上的地点有120多处,无论是数量还是技术都堪称全国石窟之冠。

四川广元千佛崖(北魏至唐)

四川夹江千佛崖(唐)

盛唐以后,北方中原地区的石窟由于战乱,渐显出颓势,而四川的石窟在此时异军突起,历经中晚唐、五代、两宋,400年昌盛不衰,就造像内容而言,不仅佛、道并作,还有极珍贵的密宗造像,乃至三教合一的造像等等。

“如果要讲中国石窟的发展,离开了川渝石窟的话,起码在整个唐代以后就没有可说的了。”

但由于川渝石窟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,目前在石窟保护和研究上,川渝两地尤其是地方文博单位还有很多可以做的。

黎方银表示,借此次川渝共建的东风,今后两地文物保护的技术这方面,也会迎来大融合的契机。黎方银期望在做好文物保护工作的前提之下,开展好川渝石窟艺术的文化价值的挖掘和文化的传承利用工作。

“现在各地都在建保护中心,但是如何用课题的形式能够把这些人力物力集中起来,做更多的事,我觉得这是我们川渝两地要思考的问题。比如说我们川渝石窟的保护,这一次在国家文物局的总体的部署当中,已经(把川渝石窟保护)放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,下一步是要大力开展川渝石窟的保护利用,所以这方面我们的工作从明年开始会更加紧密。”

黎方银觉得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建设一定是文旅先行,因为两地的文化是最相通的,是最相近的,“我们整个成渝都是在一个文化圈之内。那么在这种情况下,我是觉得首先我们要从文化的层面来打通成渝两地的这种民心,架起这座桥梁。”

【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关注:ihxdsb,报料QQ:3386405712】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